叶寻欢只是三下五除二的便将这个男人直接给打倒在了地上,不停的哀嚎了起来!

    叶寻欢没有丝毫的留情,但是却也没有要对方的命,虽然对于这种人渣,叶寻欢感觉杀了都不多,但现在毕竟是一个法制社会不是吗?

    一旁的其他路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全部都傻眼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寻欢,同时内心之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寒意。

    叶寻欢实在是下手太狠了,一巴掌将对方脸上的颌骨给抽断,骨头刺破皮肤,狰狞渗人,同时身上多处骨折,没有一年半载的疗养他绝对好不了。

    就算是治好了,日后估计也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本来当地一些与这个饭店老板熟识的人是打算上前帮忙的,但是在看到叶寻欢将对方给打的这么惨,出手这么狠辣之后,愣是没有一个人敢过去。  (_

    这年头,不要命的才是最可怕的!

    而那个女人呆在原地半晌没出声,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立即从口中发出一道凄惨的尖叫声:“啊,杀人了……”

    叶寻欢抬起手,又慢慢的放下了:“你要不是女人,今天老子抽死你!”

    “你……你……”

    “好了,下面该我和你们算算账了!”叶寻欢冷冷的说道:“你们放狗咬人,对这个小朋友的身心健康严重造成了损坏,精神受到巨大的刺激……”

    叶寻欢这一刻完全化身成了一个痞子,而且说的让这个女人一愣一愣的!

    “根据我的初步预算,给这个小朋友治疗大约需要一百万,这十万我就不用给你们了,你们还差我九十万,现在立刻把钱给老子拿过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特么的到底是谁敲诈谁?

    一时间众人算是长见识了,敲诈还带这样的!

    听到叶寻欢给他们要九十万,这个女人噗通一声直接软倒在了地上,满脸的恐慌。

    梅晗卿见状忍不住的开口说道:“算了吧,丢丢也没有什么事情!”

    梅晗卿终究是一个女人,实在是狠不下心对敲诈对方,而且他们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如果能够拿出这么多钱,他们怎么还会在这里开一个小饭店呢?

    再说,叶寻欢已经教训了他们。

    叶寻欢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看向了这个女人:“现在给老子立刻滚,别特么的等老子改变主意!”

    话音落下,叶寻欢看了一眼被梅晗卿给抱在怀中的丢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围观的人群大声道:“他们是孤儿,天不收地不养,可他们不偷不抢,更没有对你们伸手乞讨过吧?”

    “是,他们是身上脏,但他们的内心却是最为干净的,而你们呢?”

    “内心肮脏无比,就特么的如同下水道的垃圾一样!”

    “同时,你们一个个给老子记住,他们不是要饭的,以前不是,以后更不会是,不要用你们那种看要饭的眼神来看待他们,他们除了悲苦的身世,没有一样比你们差!”

    “而且,你们莫欺少年穷,现在他们是遭受磨难,但是日后他们将会是一方精英,是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垃圾所仰望的存在!”

    “还有,别让老子知道你们有谁欺负他们,不然老子一个个登门拜访!”

    梅晗卿站在叶寻欢的身旁,耳畔响起叶寻欢的话后,眼眶通红。

    多少年了,都从来没有一个人为他们这些福利院的孩子站出来说过一句话,更没有一个人为他们打抱不平。

    所有人都是用一种鄙夷和戏虐的眼光来看他们。

    仿佛在他人的眼中,他们这些从福利院走出来的孩子就是社会的渣子,毒瘤一般,让人避而远之!

    叶寻欢是第一个为福利院孩子出头的男人,是第一个敢为福利院的孩子们动手的男人,一时间梅晗卿的内心之中完全被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给充斥!

    “卿姐姐,这个大哥哥说我们不是要饭的,是真的吗?”丢丢眨着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梅晗卿问道。

    听到丢丢的话后,梅晗卿心头一酸,重重的点了点头:“对,我们不是要饭的,现在不是,以后也绝对不是!”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梅晗卿忍不住的浮现了福利院老院长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最穷不过要饭,不死总会出头!”

    叶寻欢开车带着梅晗卿和丢丢离开了这里的集市,朝着福利院而去。

    福利院就在集市正西方的不远处,矮小的围墙里,一栋三层破旧的老楼孤独矗立,残破斑驳,像一位苟延残喘的老人,用年迈虚弱的残躯,竭尽所能的守护着这里的孩子们。

    一个个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叶寻欢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