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玫瑰也是一个聪明人,早就看了出来无论是盛文韬还是唐雨柔恐怕都不知道叶寻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不知道叶寻欢的过去,不知道叶寻欢以前是一个什么人。

    所以,即使是认出了叶寻欢,内心中充满了恐惧,但是也没有敢揭穿叶寻欢,更没有敢表现出自己和叶寻欢相识的样子。 电脑端:/

    但正因为白玫瑰如此,使得盛文韬当场便有些急了:“白小姐,你刚刚应该也通过转播的荧屏看到了吧,这件事情和叶少以及唐小姐没有一点的关系,一切都是魏升津自己找死,你……”

    “盛少,我做什么需要你来教吗?”白玫瑰慢慢的将目光落在了盛文韬的身上。

    不过这原本清冷的目光,忽然变得冰冷了下来,就仿佛两把用冰刺而制造而成的利剑般,不仅锋利无比,同时还带着一股透彻心扉的凉意,更夹杂着一股凌厉的侵略性!

    如同一头原本温顺的野兽忽然被激怒了,露出了锋利的獠牙般,让人心悸。

    盛文韬在感受到白玫瑰目光之中的冷意,心头微微一颤,但依旧冷声道:“白小姐做什么,当然不需要我来教,不过白小姐,我需要告诉你的是,叶少是小姨的外甥,你若是过了,就算你在京城手眼通天,小姨也不会放过你!”

    白玫瑰自然知道盛文韬口中的小姨是指秦如梦,这使得白玫瑰的精致迷人的脸颊上露出了一道惊讶之色。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寻欢竟然是秦如梦的外甥,那岂不是说,他……他是秦凤凰的儿子?

    一时间,白玫瑰内心之中骤然掀起了一股惊涛骇浪。

    秦凤凰的儿子以前怎么会如此的残忍血腥,就如同一头野兽般,就如同一个恶魔般……

    看着白玫瑰有些微变的脸色,盛文韬以为是秦如梦震慑住了白玫瑰一般,便再次的说道:“白小姐,魏升津自己出现的事故,和叶少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觉得呢?”

    白玫瑰在听到盛文韬的话后,慢慢的回过神来,很是平淡的扫了一眼盛文韬:“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教,怎么做,也不需要你来插手,你没资格!”

    盛文韬的脸色微微一变,刚想要说什么,一旁沉默的叶寻欢忽然开口说道:“盛少,不要激动,白小姐只不过是想要和我聊聊而已!”

    说着叶寻欢看向了白玫瑰:“白小姐,我们换个地方聊聊!”

    白玫瑰点了点头:“去我车里面吧!”

    对此,叶寻欢没有任何的意见,扭头看了一眼一旁有些紧张和担忧的唐雨柔:“放心,没事的!”

    说着叶寻欢便对盛文韬道:“盛少,帮我照顾下雨柔!”

    话音落下,叶寻欢便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追上了白玫瑰,跟着她坐进了一辆宾利轿车之中。

    望着叶寻欢跟着白玫瑰坐上车,唐雨柔的一颗心忍不住的开始不安了起来。

    虽然她唐雨柔来京城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也知道白玫瑰这个女人很难招惹,而且手段颇多。

    就连京城的顶级大少对她也是忌惮不已。

    如今她和叶寻欢要单独聊聊,她会说什么?

    她会不会借此事为难叶寻欢?或者是想要让叶寻欢帮她做什么?

    白玫瑰敢为难叶寻欢吗?

    答案是肯定的。

    她不敢!

    别说叶寻欢不是那个恶魔,就凭秦如梦的外甥这一层身份,她也不会去为难叶寻欢。

    毕竟为难叶寻欢就是等于得罪秦如梦,这绝对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坐到车厢之中后,白玫瑰内心中便立即充满了紧张,同时脸上的恐惧之色根本无法掩饰全部都流露了出来!

    “主……主人……”

    白玫瑰不敢去看叶寻欢,而是低着头,如同一个犯错的小学生在面对自己的老师一般,声音还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颤音。

    “白小姐真是越来越风光了,连盛文韬这种大少都可以随意的威胁了!”叶寻欢满脸淡然的说道。

    听到叶寻欢这平静到了极点的话后,白玫瑰的脸色瞬间煞白,娇躯更是如同抖筛糠一般,不停的抖动了起来。

    如果此刻不是坐在座椅上,那么现在白玫瑰绝对会吓的软倒在地上。

    因为在她的思想中,这个男人越是平静,就代表他心中的怒火更加强盛。

    如今见叶寻欢这么说,白玫瑰以为是自己之前的话,惹怒了他!

    “主……主人,我……我……”

    白玫瑰的牙齿开始不受控制的上下打颤了起来,舌头也仿佛在这一刻为之卷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叶寻欢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