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92txt.com

许粒亲完

蛇类阴险奸猾,引诱禁果,粒欲望核深埋脏,随

许粒压抑呼吸,眼睛红。

腰,灌木丛部烫机。

“……粒?话??”

绯红笑,将机递

许粒:“……”

烦躁爬,“,老跤,!”

等回应,干脆利落挂断通话。

许粒刚处理完见绯红尾指勾破皮嘴唇,副苦恼,“万老公问端端怎破皮该怎回答呢?”

许粒高,阴阳怪气,“照实啊。”

“怎照实?”绯红挑眉。

冷笑,“被漂亮宠物咬呗。”

许粒非常记仇,句话牢牢记住。

绯红噗哧声笑

许粒见,眉头住刻薄,“应该庆幸,毒,口牙,活活叼死,让身亡,烂烂肺。”

——”

绯红眼波汩汩流妖气。

谢弟弟高抬贵。”

许粒吭声,压住背,轻松怀

像孬退缩。

头,欲,被绯红背挡挡,“很晚,姐姐送,嗯?”

许粒眼神失望,硬邦邦,“。”

“连姐姐跟弟弟车内独处残忍剥夺吗?”

“……”

许粒弟弟闭嘴

绯红车送校。

许粒系安全带,

绯红先解,随身,安全带,许粒拘住腕,虎口粗砺,颇威慑力度,“算什关系?吗?……”像刚才亲老吗。

许粒知毛病,钱越变态,比阚定权。

位太太呢?

报复?捉弄?

或者觉gay,享受掰直感?

,被绯红揉狗头,“什,叫姐姐,十岁呢。”

“嘁。”许粒死鸭嘴硬,“。”

“叫姐姐。”

“……”

许粒内抗争风,骨气拧头,“哼,谁稀罕,老车!”

让老

许粒打车门,声关声音飘,“,今晚睡觉,别做春梦。”

注目礼。

许粒差点门口摔跤。

头,恶狠狠,“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春莺啭

海青拿天鹅

我等你很久了

咬春饼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ABO垂耳执事

麟潜

唇间

顺颂商祺

和离之后

碧云天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18 10:4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