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92txt.com

天才一秒记住【就爱小说网】地址:92txt.com

长空夜月,晚风墨。

黑衣鼻息间,尽股浓烈至极血腥气,伴身流淌血液,名状耻辱与愤懑,此刻,满腔气愤蕴藏胸间积聚,却呼定定夜空,望星斗,感受边夜风,将股股腥甜气息送更加加剧屈辱感。

久,才渐渐感体内气劲缓缓流淌,像许久干涸河床,突季甘霖,喜,登运劲冲穴,劲力外冲际,腰间穴半分回应,略感惊诧,江湖邪法,似点穴,实则极其阴毒指力,劲力至,连穴位经络,及周边肌肉骨骼尽皆摧毁,此再运半点功劲,腰间穴诸旦受损,莫功力尽丧,便走,亦

此处,黑衣慌张,连忙再运内力冲打穴位,墨止身点穴功夫,尽皆传孙青岩七十二路摘星,点穴法既怪且固,虽并非摧穴害功夫,却足够将招者吓七荤八素。

黑衣连冲穴许久,才渐感穴位,劲力松,再辰,终感觉腰腹酸痛,知穴经络并未受损,黑衣才暗暗庆幸,旋即站便将黑布扯

「疼死......」黑衣色白净玉,副温润相,双眉锋锐入鬓,两眼间隐股摄神采,却将副淡雅模,平添几分煞气,此刻腰腹,缓缓走向树两具尸身。

间,树具尸身忽颤,竟猛间站,黑衣惊,正抽刀,腰间却空空,原方才墨止将穴位点住,顺亦将腰间弯刀,黑衣连退几步,口喝:「什!装神弄鬼!」

纰漏,跟头。」

黑衣声音,脸紧张神色旋即:「封十虎,,今偏喜欢搞妖魔鬼怪物。」

「盛焘啊盛焘,盛阳哥哥,。」身影朝步,原魁梧,「今盛阳统领此,脱?」

盛焘冷冷哼,:「哥倒功夫高,问问吗?输给,全兵刃,若......」

封十虎张四方脸,满胡渣,两眼睛瞪像铜铃,笑:「点倒且问,苍合郡主呢?兄弟合称龙骧卫禁军‘两锏鞭,,御赐金锏扫荡双,‘绝顶册,合称哥哥名气吧?」

盛焘脸色冷,:「试试试试。」

封十虎连连摆,笑:「识逗,便狡狯异常,若单打未必输。」

盛焘越听越觉,忽:「高高,方才既?慢被点娘......」

封十虎满脸窘迫,讪讪笑:「哎呦少帅,谁您老功夫,见识啊,您月才独打杀入宫北桓高连十招,今算见招百招痛快?惜,赢......」

话外捎带盛焘败阵,盛焘越听越觉

憋屈,便:「既此,被点倒解穴!」

封十虎倒:「少帅啊,冤煞,论及咱点穴研究,谁啊,解穴方法连挣扎久,,八满头汗,却毫吧。」

盛焘双眼眯,死死盯住眼儿,狠狠:「般憨直,,旁酒香怕巷深,被选拔进,哪翘楚?许久,怕许久,才回吧?」

封十虎摸脑袋嘿嘿笑,:「少帅准呐,打眼,便离,接许距离,。」

盛焘莽直态,径:「俗,剑路杂糅,百十招,究竟师承何门,掠阵许久,收获?」

封十虎眼睛朝翻,思索片刻,几圈,始终语,口「砸砸」声,盛焘知封十虎平,极武勇,更兼广博闻,江湖武见识,平便据其步法、呼吸段数,猜测其否身怀武功,功承何门,眼却思忖良久,足见方才背景玄奥。

封十虎连踱步许久,:「甚古怪,甚古怪,剑法,隐约御玄宗、寒叶谷两门剑法,其武主体,百十招,尚两招,敢确定,两招剑法,或许才根底关键。」

盛焘点点头,方才亲历此斗,两招逾百,御玄宗剑法首重凝练端沉,功架十足,却未必,寒叶谷飞剑招奇快,架势,唯两式,令盛焘惊。

,其招,剑路由,紧贴背脊,突,另式,剑影急促,密,其剑路稍瞬变化,,若两式任招,甚深。」

封十虎点点头,:「,便两式剑招,初见平湖剑宫‘薄雾冥冥,‘龙字五旋,招法,细观,却高明。」

盛焘脸坏笑,:「原武功,与咱今劫走郡主,便再施展两招,咱死,何?」

封十虎:「咱老封习惯,便尝尝金瓜锤厉害!」句玩笑,便,「两式剑法,依,像极白衣狂客沈沐川十三剑。」

盛焘眉头皱,:「听耐,今江湖半点名望。」

封十虎「嘿」声,:「若真白衣狂客徒弟,办,常言,盛名其实难副,其实平声名昭著,许,怕沈沐川,名望早败光今少,偏偏剑法高绝,若沈沐川八真传,咱老老实实别沾边,痛快找哥坦白,若沈沐川未必使。」

「啊呸!」盛焘啐口,,「江湖野狐禅,马?再进玄,若辕门抽打?让哥知锤敲死。」

封十虎斜眼睛盯,满脸:「既此,若,便请隋老山喽。」

盛焘满脸

悦,:「十三剑什头?方才隋老?」

封十虎:「饮十三剑,白衣狂客沈沐川,破阵录绝顶册哪呢?月课喝奶呢,八剑,应付,若四剑,便早早请隋老辈,若十三剑,咱千万莫喽。」

盛焘纪轻轻,已禁军翘楚高败绩,听封十虎比较,方才应两剑,始终暗觉即便再次机,二便般收拾停尸首,路飞身追踪,盛焘却始终回「倒垂乾坤」与「罗群星」两式破解法,脑海回溯次,惊惧便增长次,每每回被剑贯胸膛场。

头熹微,林间渐披金色,片片密林,夏侯英奇缓缓双眼。

《墨寒》转载请注明来源:就爱小说网92txt.com

仙侠相关阅读More+

我是烛中仙

能优斯特

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赤心巡天

情何以甚

我有一枚两界印

西瓜吃葡萄

凡人之长生仙道

三驴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