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92txt.com

“嫔妾。”

惠嫔低头,难掩喜色。“敢?”

久居高位惯,冷笑敢直视,连老嬷嬷敢抬头。句:“哀赏赐知惠嫔?尽管与哀。”

郁气堵胸,借此敲打别。奈何惠嫔收敛许,谨慎推拒:“嫔妾别求。”

灵光,临改口。“……嫔妾。”

听听。”

态度让惠嫔受鼓舞,:“西南战未定,嫔妾身处宫,绵薄力。”

“哦?”

继续。被威严目光盯,惠嫔副贤惠端庄:“西南捐赠少钱,该效仿?”

,惠嫔惴惴偷瞄太并未色。“效仿?”

惠嫔缓神,徐徐,“俗话腿再肉,宫捐赠贵,太娘娘何?”

算计,盘算利弊。其法。惠嫔倒给。太,二话:“,既此,此交由办。”

弄巧拙,关。太算盘,惠嫔果兴高采烈:“,嫔妾稍宫,办。”

回宫及待召集嫔妃。,唯独漏魏姝。知此玉环忿忿报告:“占尽便宜,喜欢。”

魏姝悠浇花。玉环话形耳边风,添油加醋:“若,皇功!”

其余嫔妃,绿叶罢。“何妨?”

魏姝通透,毫危机感,“。”

巨款身,并蝇头利。玉环皇帝急太监急,语速极快:“娘娘怎筹款,该娘娘办。”

惠嫔此举,越俎代庖吗?长此?玉环忧忡忡长吁短叹,魏姝丝毫:“花瓣拿。”

玉环闷闷惠嫔安分。翌早。朝阳才边冒头,惠嫔早早候昭华宫门:“嫔妾给贵妃娘娘请安,顺便商量捐赠。”

玉环像黄鼠狼,冷张脸。“奴婢先通传。”

随即重重关门。砰——朱砂门抖三抖,白芷险口气:“娘娘,未免欺太甚……”“妨。”

惠嫔抬制住未尽语。笑容甚至分,举投足依旧容:“贵妃,嫔,该等。”

魏姝并,玉环鼻:“惠嫔娘娘请进。”

魏姝正殿见。屋内萦绕知名清香,惠嫔进门慵懒猫倚塌间,昏昏欲睡打哈欠。“贵妃娘娘。”

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相关阅读More+

春莺啭

海青拿天鹅

一婚还比一婚高

晨雾的光

和离之后

沐慕沐

医生帮帮我

薇子

余污

肉包不吃肉

诟病

池总渣